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数已突破15万例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教培行业资深人士、原新东方在线COO潘欣就认为,疫情能给在线教育带来大几千万的“领课”用户,但不都是真正的客户。“免费拿到流量质量通常也不会很高。”

直到2018年6月,陈向东才首次对外正式介绍高途课堂。当时,这个K12在线直播大班课产品已有十几万学员,并预计当年暑假班还将增长十几万学员。实际上,跟谁学在2014年7月,也就是在成立后第二个月,就组建了视频直播技术团队。在2015年3月,跟谁学推出了3000多人的在线直播互动技术。

疫情带来的流量实实在在,但能带来多少红利呢?

全行业亏损的确考验投资人和家长的耐心。为了拿下2019年暑假网校大战,业内说法学而思网校拿出了10亿元营销费用,这直接导致母公司好未来2020财年Q1亏损,这是这家全球市值最大的教育公司上市10年来首次季度亏损。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51Talk所在的外教一对一赛道更是被认为亏损遍野,直到2019年Q3,51Talk才宣布一对一业务首次盈利,这距离其创立已过去8年。

2017年8月,跟谁学“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并引领了这个赛道的爆发。2019年6月,跟谁学上市。其2月18日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收入超过21亿人民币,600亿元估值使其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在线教育上市公司。

可以预见的是,疫情流量将推动在线教育机构继续增长,但增长仍不足以证明在线教育是一个“跑得通”的商业模式,其中关键在于,在线教育机构普遍“烧钱”,面临行业性亏损。

对于在线教育机构,亟需提升的是组织能力和师资数量。在线教育的产业链复杂,以跟谁学为例,主讲教师是一个团队的中心,团队成员还包括流量团队、销售团队、辅导团队、内容研发团队、视频直播技术团队、题库团队等。

那次疫情成为新东方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靠着创始人俞敏洪凭个人关系借来的2000多万元渡过危机,并在“非典”后迅速扩张,发展成了拥有十几万员工的教育集团。陈向东也一路向上,成为新东方执行总裁。

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要求,各区、各部门要认真做好此次通报发现问题的整改落实,对通报中点名的单位要以本单位办公室名义书面向天津市政府办公厅政务信息发布中心反馈整改落实情况。市政府办公厅将组织做好整改情况复核,对连续两个季度整改不落实的情况纳入年度绩效考评。(完)

他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跟谁学和旗下的高途课堂也与学习强国、央视频、微博等数十家平台联合推出了免费在线课程。此外,还向武汉中小学生赠送了2万份价值2000万元的寒假正价直播课,“这些课程是承诺授课内容、上课时长、授课老师(包括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的,与付费课程一模一样”,高途课堂一名负责人说。

陈向东2018年6月曾向媒体表示,创业初期心里非常焦虑:

天津市人民政府办公厅通报称,有的单位对办公室管理政府网站、政务新媒体等公开平台职责落实不清,混淆公开平台管理和网络内容建设事项,造成工作任务落实、问题督办拖沓,16个单位对一季度检查发现的政府网站、政务新媒体问题整改不到位、不彻底,天津市国资委2019年下半年以来多次出现问题整改督办未落实情况。

据通报,天津市商务局、市人社局和滨海新区、东丽区等单位抓好政府网站、政务新媒体信息内容建设,突出地区、行业特色,紧扣疫情防控、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主题,以专题专栏形式做好相关政策的主动公开;天津市卫生健康委、市医保局和宝坻区、红桥区等单位及时关注疫情防控的舆情信息,第一时间正面回应舆情关注,并做好“政民零距离”栏目相关的留言答复;“网信天津”“天津教育”“平安天津”“天津交通运输”等政务新媒体充分发挥移动互联网优势,互动回应公众关心的“健康码”、复学、道路通行等疫情防控相关政策措施,以权威声音抵制网络谣言,取得良好效果。

问题在于,跟谁学平台上的课程五花八门,难以标准化。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跟谁学平台的第一单是一门皮雕课,此外,还有各种吉他课、跑酷课、烹饪课,甚至修水管课程。

但也有一些单位还存在政府网站、政务新媒体常态化监管方面的问题,包括:监管职责落实不到位,信息内容建设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日常管理还存在漏洞。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此外,有的单位对政府网站、政务新媒体的管理还不够主动,存在政府网站域名业务顶门办、健康运行报备不及时等情况;个别区政府、市级部门对政务新媒体登记备案把关不严,多次出现上报备案信息不准确的情况,甚至将党委机关、群团组织新媒体混编上报;天津市司法局向市政府公报提供的规范性文件目录存在严重错误。

师资则是教育机构的命脉。为了保证师资水平,学而思培优不惜被市场诟病为“饥饿营销”,也要严格限制线下开班数量,近年则采取线下“双师模式”扩大名师覆盖面。在线教育中,名师覆盖面被放大,但一个班型需要被划分为若干小班级,配备相应的辅导老师进行课后服务。

但流量狂欢过后,在线教育机构将面临老问题,如何将免费流量转化为付费用户。在这一点上,跟谁学是一家很多人都“看不懂”的公司,它在短时间内大起大落,却成为目前国内K12在线教育唯一一家规模化盈利的公司。如果看懂了跟谁学,将对在线教育成为一个“跑得通”的行业具有启发价值。

各地开学时间已一推再推,延长的假期让在线教育机构坐享流量红利。

“为什么只赠送2万份?这是内部经过测算得出的,数量再多的话,就超出了我们的服务能力,无法保证教学质量。”这名负责人说。

西班牙副首相巴勃罗•伊格雷西亚斯(Pablo Iglesias)表示,疗养院必须紧急配备适当的医疗设施和工作人员,称其为“绝对优先事项”。

同日,政府颁布法令,要求在7天内关闭境内所有酒店和旅游住宿设施,以“遏制大流行的蔓延”。据悉,这将对该国旅游业造成进一步打击。此前,西班牙已实施边境管控。

2014年,陈向东从新东方辞职后创业,创办了在线教育机构跟谁学。这是一家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司,A轮融资5000万美元,打破了小米创造的国内创业公司A轮融资记录。跟谁学出生后就遭遇了瓶颈,其定位是“教育领域的淘宝”,希望打造成一家在线教育服务平台,但这种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打法却没有在教育行业跑通。

从2017年开始,陈向东几乎重新创业,跟谁学将几个2B业务剥离独立,“all in”在线直播大班课。2016年3月内部孵化的高途课堂,让跟谁学看到了转型的希望。

跟谁学让人看不懂的地方就在于,它高调入场,靠互联网打法几乎一败涂地,战略转型后竟一夜翻身,根据2月18日发布的年报,跟谁学不仅成为国内K12在线教育唯一一家规模化盈利的公司,而且收割了21%的净利润率。

涌入线上的不仅有学生,还有线下教育机构。跟谁学旗下的微师负责人王慧玲介绍,疫情发生后微师已有7万多新增用户,过去三周的注册量是去年全年的5倍,日均在线的直播人数是去年的10倍。微师是一款为线下机构提供直播等在线服务的工具。

更值得注意的是,高途课堂从2017年9月开始就实现了盈利。根据2月18日发布的财报,2019年底之前,跟谁学连续7个季度规模化盈利,2019年Q4的净利润率达21%。

“一些头部线下机构将不得已在线授课,这会动摇过去认为线下是唯一选择的客户的心理。更重要的是全国范围内开展的‘停课不停学’网上课堂,这等于是政府行为在普及在线教育。”

疫情期间,疗养院的安全也备受关注。当地时间18日,马德里的检察官对一家疗养院中超17例与新冠病毒相关的死亡事件展开调查。据悉,在其他疗养院也有类似病例报告,医护人员表示他们没有足够的防护手套和口罩,院内患者也无法得到相应的护理。

2003年“非典”时,新东方武汉分校停课两周,校长陈向东没有休息,他带着学校管理层进行了两周封闭集训。

潘欣就认为,“全行业都亏损的情况下,一直没看懂跟谁学为什么能保持高增长且盈利。”

大年三十的下午,王慧玲在老家用4G信号开了一场线上讲座,结果涌入了3000多名听众。“能明显感受到线下机构的焦虑与恐慌,一个机构负责人对我说,他已经试用了20多种直播工具,几乎每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图为天津市政府办公厅公布的政务新媒体检查情况截图。截图

新冠肺炎疫情或将成为教育行业的发展节点,疫情期间,在线教育机构迎来了流量狂欢。几千万学员涌入在线教育机构,分布在短视频、直播、媒体等各类平台的免费课五花八门,甚至让家长难以选择。

上述高途课堂负责人说,但更重要的是两个现象级因素: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2020年上半年,天津市政府办公厅对各区、各部门政府网站和政务新媒体管理工作,以及各政府有关单位主办的政府门户网站、部门网站和各类政务新媒体等公开平台进行了日常检查。截至6月15日,天津市在线运行的政府网站96个,申请临时下线政府网站1个,申请永久下线政府网站13个,有2个市级部门申请开办政府网站;已登记备案的政务新媒体有1391个,申请注销的政务新媒体37个。第二季度共检查政府网站96个,并已实现按月全覆盖检查,检查合格率98.96%,有1个不合格网站;检查各类政务新媒体99个(区级主号、市级部门主号全部检查),抽查率7.12%,检查合格率86.87%,有13个不合格政务新媒体账号;完成第一季度检查结果的全部复核。

突然涌入的千万级学员

跟谁学最早的定位是在线教育服务平台,成为“教育领域的淘宝”。它很快实现了这个目标,到2017年6月,跟谁学平台入驻老师60多万人,入驻机构7万多家,用户超过8000万人,单月GMV超过1亿元。但公司是亏损的。

科技“战疫”:平台经济的力量

“有时凌晨两三点醒来坐在床边发呆,那时候你不赚钱,一个月还要亏损很多钱,刚开始完全没有收入。那时大家都说互联网应该这么玩,问题是过去几十年我没有真正玩过互联网”。

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告诉记者,在线教育春季班的报名人数可能会出现增长,但更明显的增长可能在2020年暑假班出现。

“在我最初的设想当中,我觉得应该在平台上加很多服务,比如研发、教研系统,但在那个场景下,我的认知还不到位,现在看来,做得过轻了,没有做重,犯了很多错误。”

据报道,疫情期间,跟谁学通过免费课吸引了1500万名学生报名,是2019年总付费人次的5倍多。另一个头部机构作业帮的免费课报名人数则突破2800万。而在2019年暑假,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投入了几十亿营销费,每家也只换来百万级别的新增用户。

需要注意的是,首先,几乎所有在线教育公司都推出了免费课,意味着用户有机会在各大平台之间自由选择,用脚投票;其次,这些免费课大多只是授课直播,并不包括辅导、答疑、纸质讲义等服务。

通报还称,有的单位对发挥政府网站、政务新媒体功能,以公开推动法治政府建设的认识不够深,发布解读内容质量不高,38个单位的政府网站还存在个别栏目内容不更新、链接打不开等情况;30个单位的政府网站、政务新媒体发布信息内容存在政治表述不规范、严重错别字等问题,“滨海商旅”“天津三农”“天津合作交流”等政务新媒体账号还存在不按期更新情况;有的单位重大政策回应及时性不够,一些重要政务信息发布仍存在传统媒体与公开平台协同性差的情况,“蓟州发布”“天津应急”“天津市场监管”“平安和平”等政务新媒体账号发布与政务工作无关的社会信息、心灵鸡汤等,影响政务新媒体的权威性。

也正是因为疫情流量将在暑期班延迟显现,这给了在线机构难得的准备时间。面对涌入的流量,技术接纳不是问题,高途课堂2018年时候的班型在500人左右,2019年6月上市初期约900人,如今,小班型在1000人以上,大班型为3000-5000人。

目前,跟谁学的一名高中辅导老师可月薪过万,辅导超过200名学生。值得注意的是,疫情之下,学而思网校和跟谁学都已开启春季招聘,辅导老师占较多名额。

跟谁学的盈利模式是将平台做大后,收取入驻机构的会员费和流量费。为了放水养鱼,跟谁学管理层内部曾开玩笑说:算上投资人的钱,内部人的钱,加上机会成本,4年大概花了10亿元。

跟谁学正在尝试突破行业魔咒,这场疫情中的流量狂欢也只是助推了它前进的脚步。

暑假班历来是教培机构的“兵家必争之地”,上述负责人认为,“虽然不会出现爆发式的增长,但也会出现一些微妙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