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集团最后的公告拟解散并清算

9月14日,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邦保险”)官网发布公告: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决议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筹)。下一步,公司将按照法律法规向中国银保监会申请解散,在取得相关行政许可后及时组织清算。同时,安邦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安邦财险)也发布了同样的公告。

安邦集团公告称,昨日该集团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决议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筹)。下一步,公司将按照法律法规向中国银保监会申请解散,在取得相关行政许可后及时组织清算。这意味着,“安邦保险”即将划上句号,也将成为新中国成立后为数不多解散清算的保险公司。

第一次站队,在大学教师和恋人之间,选择了以随军家属的身份和孙彤宇战斗在一起。

我们都知道,阿里巴巴现在是一家世界级的互联网公司,但是,创业初期的阿里巴巴却步步维艰,中间很多次差点熬不过来。

蚂蚁集团上市后,彭蕾将超过马云成为蚂蚁上市的最大受益人,加上蚂蚁集团的股份,彭蕾的身家将超过1400亿,这也意味着到时候她很有可能超越现任女首富——碧桂园的杨惠妍,成为新的中国首富。

马云是先认识了孙彤宇,然后才认识了时为孙彤宇女友的彭蕾的。

那件事发生后,她坚定地选择了继续跟着马云创业。

而更为难得的是,这么多阿里巴巴最艰难的时刻,始终都有彭蕾的身影。

当时,作为孙彤宇女友的彭蕾和曾经的马云一样,是大学教师,天底下最难得的金饭碗啊。

所以,在那么危险的境地下,马云还用那被上天亲过的嘴不断激励员工,不停地为大家画出一张张大饼:以后我们都拿股份啦,开豪车,住别墅……

在阿里巴巴,彭蕾也经历了改变命运的三次站队。

当时,彭蕾已经30岁了,她面临着人生的第二次选择:是重新另谋职业还是一直拿着500元的月薪和马云坚守到底?

有时候,选择比能力更重要!

彭蕾的第一次晋升是在湖畔花园,当时她正要去面试人,这时,马云刚好过来看她,马云说你要去面试,你怎么名片上连个Title都没有?经理!然后马上明天去印一个经理的名片,这是彭蕾的第一次晋升。

其次,通过这件事,马云也展现了高超的领导艺术:把有能力又深得信任的下属适当地抬高,能让下属跟上自己的脚步,又能激发下属的感激和个责任,不得不说,马云在用人方面还真的很有一套。

2019年7月11日,银保监会宣布,批准大家保险集团成立,其注册资本203.6亿元,由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共同出资设立。大家保险集团依法受让了安邦集团旗下主要保险业务、资产和负债。

这样又过了一年,马云再次到彭蕾的办公室来,然后跟她说,你怎么还是经理啊?现在公司已经有100多号人了,总监!明天就去印一盒名片,就这样,彭蕾成为阿里巴巴人力资源部总监。

马云的 “守住底线,心善刀快”还在随后的血腥裁员中被彭蕾看在心里:2002年左右,互联网泡沫破裂的速度比想象中来得更快。无奈之下,阿里必须第一时间砍掉硅谷和香港的分公司。这两家公司关停后,马云在电话里问一个同事:“是不是大家认为我是个坏人?”

2003年,马云给孙宇彤一行人一个特别的任务:回到湖畔花园秘密打造淘宝网项目。几年年,淘宝网的销售额达到数百亿,正当孙宇彤准备向着千亿目标大步迈进时,却收到一封人事任免书,而这个事情,身为人力资源老大的彭蕾是事先知道的,但是因为组织原则事先没有向孙宇彤透露一丝一毫。

首先,接手支付宝后,将它培养成阿里巴巴的支柱资产—蚂蚁金服,也为蚂蚁集团从阿里独立出来准备了说话的夜底气。

杨洁篪转达习近平主席对武契奇总统的亲切问候。杨洁篪说,在两国元首战略引领和亲自推动下,中塞成为牢固的全面战略伙伴,双边关系实现跨越式发展,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两国同舟共济、并肩抗疫,为中塞牢固友谊增添新光彩。双方要落实好两国元首系列重要共识,继续坚定捍卫中塞友好,坚定支持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深化互利合作和战略协作,携手推进中塞关系。

原来,有一次彭蕾曾和马云一起见了一位重要投投资人,对方的条款中有一个对阿里的限制条款,但是就连彭蕾都觉得这样的限制对阿里的影响微乎其微,考虑到当时阿里账面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马云完全可以签下这笔投资。但是,马云还是觉得这个条款和阿里的原则有冲突,最后放弃了这笔投资。

人生转折站队始,有时候,站好了队,真的能改变命运。

因为这件事,孙宇彤和蕾离婚了,不过十多年之后,两人又复婚了。而在多年后谈起这段过程时,彭蕾说:我们有很多共同趣味,经历过婚姻的跌跌撞撞,但仍然欣赏彼此。。。”

而彭蕾的经历也在说明一句话:不曾在你巅峰时慕名而来,也未曾在你低谷时背身离开。

彭蕾的第三次站队,在老板和老公之间,最后选择了老板。

但是彭蕾发现,经营着这样一家缺钱的公司,马云依然能为了战略布局而考虑。

武契奇请杨洁篪转达对习近平主席的良好祝愿。他表示,发展塞中关系是塞尔维亚坚定的自主决定,塞尔维亚永远是中国真诚可靠朋友。塞中全方位合作蓬勃开展,为塞尔维亚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塞方正全力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欢迎中国投资,将继续拓展双方基础设施建设、医疗卫生、数字经济、旅游等领域合作,愿为推动中东欧和中国合作继续发挥积极作用。

其实,在安邦宣布解散的前一天,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其中针对金融控股公司的准入设置了严格的条件。另外也设定了金融控股公司分立、合并、解散或者破产,需要向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申请。

其次,担当阿里巴巴总政委的角色,统一阿里的价值观。

阿里创业早期,融资这部分是马云在负责,马云每次回来都兴高采烈地和大家说:今天又拒绝了一家风险投资,多年以后,彭蕾才明白这话的意思:不是马云拒绝了别人,而是别人拒绝了马云,马云去外面融资,一共失败了38次!

马云对彭蕾的两次晋升,看上去是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但是很显然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而且一直是根据阿里巴巴的发展为彭蕾量身定制职位的,这说明马云对彭蕾的能力是非常了解的。

如今,或许作为安邦保险的最后一条“动态”,公司正式宣告了安邦的下一步走向――解散。这份公告,不仅给变化后的安邦画上了最终的句号,也创造了中国保险历史上首家宣告解散的保险集团纪录。

而马云为什么对彭蕾这么信任,这就要说到彭蕾在阿里巴巴的三次站队。

多年后,彭蕾谈到她第一次到阿里巴巴时看到的马云:那时就冲进来一个人,瘦瘦的,叫着:我们也要去保钓,我们从浙江台州划船过还近,比台湾过去保钓还近!

此前,安邦集团于2018年2月23日被正式接管,原中国保监会曾公告,鉴于安邦集团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依照保险法第144条规定,决定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接管期限暂定一年。随后,在一年接管将满之日,中国银保监会公告,对安邦集团接管期限依法延长一年至2020年2月22日。

在北京打拼多年后,马云一行人一事无成。于是,在最后瞻仰了一次长城后,马云带着原班人马打道回府,回到湖畔花园重新创业。

杨洁篪表示,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为双方创造了共同发展机遇。中方愿同包括塞尔维亚在内的中东欧国家一道,共同推动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实现高水平、高质量发展。

站在彭蕾的角度而言,这件事给她的冲击是剧烈的,也让她明白,马云在面对金钱诱惑时是一个做事有底线的人,这样的人,前任不可限量。

站在彭蕾的角度,她这样做是维护阿里巴巴的利益,是组织纪律性强的表现,但是站在孙宇彤的角度,自己是被耍得最惨的那一个,这件事对他的伤害太深了。

现在看来,彭蕾在阿里巴巴的功绩主要有两点。

9月14日上午,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提到: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以来,金融管理部门已经稳妥处置了像明天系、安邦系和华信系等具有金融控股公司特征的一些企业集团。目前,安邦系和华信系的处置工作基本上完成了,明天系的处置工作还在过程中。

因为相信马云,他选择了阿里巴巴巴;因为信服马云做人做事有底线,她选择了统一阿里巴巴的价值观,同样因为跟对了马云,她将成为亚洲最富有的女人。

同日,杨洁篪还分别会见塞尔维亚总理布尔纳比奇、第一副总理兼外长达契奇。

在知道孙彤宇要跟着马云北上后,彭蕾毅然放弃了大学教师的职业,作为阿里巴巴的新成员和孙彤宇一起转战到北京,这是彭蕾人生中的第一次站队。

1999年,当时大家都在住民房吃泡面,马云向18罗汉放出大话:我们要做世界上最伟大的公司,当时连彭蕾都觉得马云是在讲大话,自己既茫然也感到没兴趣。

2020年2月22日,银保监会宣布如期结束对安邦的2年接管,表示从安邦集团拆分新设的大家保险集团已基本具备正常经营能力。大家保险集团的成立,成为安邦重组过程的重要一环。

这两次晋升,从剧情上看的确有些狗血,但是如果仔细体会一下,则完全又不是这回事了。

话说精瘦精瘦的孙彤宇大学毕业后,有一段时间在西湖边上跑业务,有一次他遇到马云,想把马云忽悠过来一起做业务。结果却刚好颠倒了:在经过一番交心长谈后,孙彤宇反而被能说会道的马云给套住了,于是,孙彤宇毅然决然地从原公司辞职了,决定跟着马云一起到帝都勇闯新天地。

说到彭蕾在阿里巴巴的两次晋升,非常的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