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高考评卷信息泄露浙江省教育考试院被约谈!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近日,媒体报道浙江省2020年高考个别阅卷人员涉嫌泄露考生作答情况、擅自使用评卷信息,个别命题教师涉嫌参与社会机构培训等。浙江省高考为自主命题,教育部考试中心第一时间约谈浙江省教育考试院,要求立即开展调查,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教育部考试中心表示,高考评卷和命题工作事关考试公平和广大考生切身利益,教育部高度重视,对相关工作建立了严格的制度规范,明确规定阅卷教师不得擅自将评卷情况、考生作答情况外传等“十六个不得”;明确规定命题教师不得暴露本人身份,不得以命题教师的名义参加有关高考的补习、辅导、讲座、编写复习资料、发表文章等工作纪律。

比如,为了增加利润,富士康专门收购了一些曾经为苹果提供部件的供应商。

比如说,2020 年 7 月,立讯精密发布公告,宣称与股东一起出资 33 亿元全资收购纬创资通两家全资子公司 100% 的股权——由此,立讯精密又切入到苹果 iPhone 手机的代工业务,从而再次站在富士康的对立面。

实际上,生产线上的 iPhone,有时候可以检测到金属碎片或松动的螺丝,按照苹果要求,这种情况下,富士康的员工本来应该废弃这些设备,用这些部件从头开始组装一个新品。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2016 年,富士康成功收购为苹果提供 LCD 屏幕的厂商夏普,其目的之一就是直接向苹果提供 LCD 屏幕——后来在苹果发布的搭载 LCD 屏幕 iPhone 中,就有夏普的身影。

所以说,苹果和富士康的关系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眼下恐怕谁也离不开谁——用一句日常用语来说就是:

眼下,立讯精密已经成为富士康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那么,富士康的利润率有多薄呢?

本文参考内容:(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这里所说的竞争对手,指的是立讯精密。

在微薄的利润之下,富士康有足够的动力来给自己多争取一杯羹,包括其他增加利润的方式。

不过,虽然双方的合作关系看起来亲如姐妹花,但可能只是塑料的。

苹果和富士康之间的不信任

教育部考试中心将根据教育考试面临的新形势,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规定,加强对各地的督促指导,牢牢守住高考公平的底线。

当然,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电子公司,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代工商,苹果和富士康之间存在着彼此间的严重依赖,因此他们的合作关系并没有这些小龃龉而切断,目前还在继续中。

当然,苹果也在减少对富士康的依赖。

富士康往东,苹果往西

报道还称,实际上,富士康一直在向苹果申报高于实际需求的员工数量,因为富士康试图从苹果那里获得更多利润或赢得新的业务线,以提高其微薄的利润率。

除了虚报员工的数量,富士康还通过别的方式来增加自家的利润率。

值得一提的是,苹果在 2019 年发布的 AirPods Pro 由立讯精密 100% 代工——显然,这个订单是从富士康手中抢来的。

《生活在树上》全文如下↓

结果,苹果加强了对富士康员工及其设备的监控和跟踪,两家公司之间的信任成本越来越高。

还有一个例子。2015 年,在 12 英寸 MacBook 发布之前,苹果曾经指责富士康让 Google 参观了一家生产该设备金属框架的工厂——当苹果要求富士康提供访客日志和安全信息时,富士康拒绝了。

对于富士康来说,来自立讯精密的坏消息还没有结束。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外媒 Apple Insider 有个很有趣的比喻:比剃须刀刀片还要薄。

另一个例子,与 iPhone 有关。

当然,苹果对富士康也非常重视——非常典型的例证是,在来华访问之时,苹果公司 CEO Tim Cook 曾经专门造访富士康的工厂。

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

不过,暗地里,苹果和富士康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为此,The Information 采访了两名前富士康员工,他们曾经参与苹果项目,并且还曾与苹果公司的代表沟通富士康账务问题——这两名员工说,富士康招聘的员工并没有达到清单中显示的数量。

凑合着过呗,还能离了咋地

但“教学月刊”公众号随后将该文章删除。

该文章中写道,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教授对该满分作文点评称,“它的每一句话都围绕着个人的人生理想和家庭社会的期待之间的落差和错位论说,文章从头到尾逻辑严谨,说理到位,没有多余的废话,所有的引证也并非为了充门面或填充字数。”但点评专家同时也指出,写成这样需要考生阅读大量书籍,文字表达如此学术化,也不是一般高中学生能做到的。“当然,其中的晦涩也不希望同学们模仿。”

不仅如此,富士康还致力于自产零部件和相关资源,以取代以前进口的组件和资源。如富士康开发了自己的化学物质来抛光 iPhone 屏幕,而不再依靠日本公司的化学物质——这样一来,就可以将节省下来的资金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日前,网上流传今年浙江省高考评卷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及专家点评,引发网友热议。

比如说,当初就 AirPods Pro 的代工制造问题,双方已经进行了谈判,富士康希望赢得合同,并且愿意改装设备——但最终,苹果将合同交给了富士康的竞争对手。

报道称,2018 年,在 iPad Pro 进行生产试验时,富士康向苹果提供了一份的开发新产品所需的工人数量清单——这是富士康的标准程序,而苹果则依据相应的工人数量向富士康支付生产款项。

The Information 表示,2015 年,富士康利用闲置的苹果自有射频设备来测试华为手机;最后,在苹果对富士康的生产线进行审计之前,这些设备又被运回来。

The Information 给出了具体的数字:事实上,富士康的毛利润仅仅是单位数百分比,相比较之下,苹果公司的毛利率高达 40%——的确是一个鲜明的对比。

根据苹果和富士康前员工的说法,后来,苹果开始在设备上贴上追踪标签,富士康就基本上没辙了。

根据《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第十三条第九款的规定,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经研究决定:停止陈建新老师参加国家教育考试工作(含高考评卷等)。对网民反映的其个人其他相关问题,有关部门正在调查核实。

然而,富士康的工人们只是简单地把它们打开,然后自己把这些碎片取下来,这就万事大吉了。

据了解,立讯精密本来是富士康的供应商,后来通过收购进入到苹果公司的生产线,并不断加深与苹果的合作,陆续拿下了苹果的充电线、Apple Watch 无线充电模组等业务,最后更是在 2017 年抢下了苹果 AirPods 系列的整机代工资格。

难怪富士康那么眼红,要依靠上述方式来薅苹果的羊毛。

The Information 报道称,富士康曾经把苹果的设备用于其它客户的产品上,还在产品部件方面和产品测试过程中走捷径。

甚至此前就有消息称,富士康已经 “成立工作组来抵御立讯精密”,后来富士康对此进行第一时间的辟谣,但外界市场对于两家公司竞争态势激烈程度的观察可见一斑。

而且,根据不少富士康员工的说法,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后经,浙江省教育考试院调查,语文评卷组高考作文的成绩评定过程符合评卷工作规范。但作为语文评卷组作文组组长的陈建新老师在评卷结束后未经允许擅自泄露考生作文答卷及评卷细节,严重违反了评卷工作纪律。

当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完全不必为富士康担心,它与苹果的合作关系依旧稳固,毕竟苹果最新的 iPhone 12 还依赖富士康代工——有消息称,富士康依旧将会是 iPhone 12 最大的代工商,它要承担至少 80% 的订单。

富士康薅了苹果的羊毛

据多名富士康和苹果员工透露,苹果也在寻求供应链多元化,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凑合着过呗,还能离了咋地。

然而,富士康夸大并谎报了自己所需的工人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