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前那个出走阿里的造车人追上来了!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安小曼。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他造车的终极目标,根本不指望卖车赚钱。

此外,李洋提到,死者是一名男子,其妻也在事故中受伤。事发后半小时左右,救援人员抵达现场,伤者被送往县医院,伤势较重者,被转往沈阳的医院治疗。“今天景区请了护理人员对伤者进行陪护,还提供了生活用品及餐食,并表示将协商解决后续问题。”

而“吊车尾”的小鹏汽车,却“不声不响”成了2019年最亮眼的新势力之一。

几个月后,小鹏Beta版正式发布,在经过内部员工和粉丝测试后,小鹏团队又根据反馈意见进行优化,在同年底完成了Beta版2.0的更新。

2013年开始,从乐视推第一代超级电视,到百度、腾讯、360纷纷涉足路由器,中国互联网企业跨界搞硬件迎来高潮。两年后,试水失败的周鸿祎说起自家第一款路由器时痛心疾首:

成为“中国的特斯拉”。

这一刻,他等了6年。

所以,你看,他跑去问阿里要不要造车?阿里说不造。那好,他单独出去投资造车;回家问妻子要不要用我的名字?妻子说不要。结果,他说服了妻子用自己名字。

为了尽快让小鹏G3量产交付,何小鹏还在产能上两条腿走路:一边规划肇庆制造厂投产,一边选择海马代工。

何小鹏那条“被打赌”的朋友圈里,还有这么几句话:“新造车公司第一辆车最好只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做一个中改以腾挪时间和空间来大幅度提高品质和平台体系(特别是后者,真心难)。”

颠覆汽车的并不一定是汽车。

在此期间,隔空对赌的李斌却带着蔚来迅速完成反超,并在同年底以11348辆的实际交付量,超额完成了赌约。

何小鹏和雷军的关系,不止于送金砖和买股票。无论是十几年前创业UC,还是如今投身小鹏汽车,雷军都是何小鹏的天使投资人。小鹏汽车4亿美元的C轮融资,也是由小米领投。

但互联网企业做硬件,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何小鹏最关心的一个核心数据,是上险数据量。

和所有造车新势力一样,小鹏汽车的初始团队,也是由互联网人和传统汽车人组成的。

3、与医疗设备器械有关。有些治疗医疗设备器械是进口的,有些是中国制造的,价格会有所不同!

小鹏汽车官方统计显示,购买了带有辅助驾驶功能版本车型的车主,高达89.8%。

遥想当年,即使已经成立15年的特斯拉,在Model3大规模交付之前,产能的艰难爬坡也让其用了14个月才完成10万辆的量产和交付,同时还出现了一次良品率不足30%的情况,而交付的复杂性不亚于生产。

2017年8月22日,UC 13岁生日这一天,何小鹏正式离职阿里巴巴。他在微博中写道:创业一轮回,苦辣酸甜咸,归来还是少年!新轮回,终点亦是起点,颠覆自己,享受出发。

两个月后,他发动老伙计俞永福、李学凌、猎豹移动CEO傅盛、腾讯高管吴宵光等互联网大佬出了天使投,在广州大学城租了一个民宿,与夏珩、何涛、杨春雷一起创立了小鹏汽车。目标非常明确:

这宗打破了中国互联网最高并购纪录的买卖,让何小鹏的财富迅速升腾。

2018年,何小鹏和李斌的“交付赌约”,一度成为汽车圈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事实上,这和何小鹏2C不2B的道理是一样的:除了当下,还要考虑未来;除了考虑眼前利益,还要考虑长期价值。

然而,速度不代表一切。

他心里门儿清,用户最关心的并不是财富自由的何小鹏二次创业下了多大决心,有多不容易,而是他最终交出来的这台G3是否可靠。

我们希望更多的公司可以加入造车。

这样的任性,一直跟随着何小鹏。

4、与医院有关!正规的医院将按照物价局的统一标准收费,而一些小型医院美容院等也会降价,突出自身优势,以吸引顾客。

从此,小鹏汽车失去了原有的速度。

虎谷峡景区曾在官方微信中介绍,玻璃滑道下滑前需要先穿一条迷彩的短裤,臀部处有特殊材质包裹。匀速下滑的全程耗时约1分钟,途中游客可以通过两侧的护栏用手减速。滑道还设置了转角,材质并非玻璃,而是石材。

7月31日,何发朋友圈说,“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台”;5天后李斌表示要和小鹏打赌,蔚来ES8绝对可以交付10000台。如果李斌输了,赔何小鹏一辆小鹏G3;如果何小鹏输了,赔李斌一辆蔚来ES8。

5、与地区有关。生活水平好的城市会比三、四线的城市收费标准高。

何离职阿里,彻底投身造车以来这一年,新能源汽车产业打破了“纸上谈兵”,实现了从PPT到落地实操的真正跨越。

李洋提到,在玻璃滑道上下滑时,每人间隔只有两三米左右。由于滑道较湿,下滑速度太快,有游客出现失控,在转角处碰撞受伤;此外,也有人试图减速刹车,导致滑道中人员拥堵,前后游客进一步发生碰撞。

传统汽车厂商利润微薄。比如,你买一辆8万块钱以下的车,厂商大抵只能赚2000块钱利润;加上售后卖些零件,维修服务还是4S店提供的。

那时,UC还没并入阿里,何小鹏还没开始造车,但“连接”的理念在他后来造车的逻辑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过去几年里,造车新势力方生方死,话题热度居高不下。几百家造车新势力惨烈搏杀,但具有一定先发优势,且融资顺利的小鹏汽车,却暂时没有把“活着”当成首要任务。

2017年5月,小鹏汽车1.0量产车型获得国家工信部颁发的造车新势力产品公告——这是全国首例。

20日午间,虎谷峡景区就此事发布通报称,19日13时30分许,景区内部分游客乘坐下山玻璃滑道时,因突降暴雨、滑速过快,导致发生人员碰撞,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伤,伤者已被及时送至县人民医院救治,无生命危险。

那时,何小鹏还是阿里的高管,在小鹏汽车的身份只是投资人,甚至刚开始都不叫小鹏汽车,而是“橙子汽车”。

在造车新势力中,小鹏汽车研发费用比例最高(89.18%),智能化研发投入最大(2019年投入20.7亿);研发人员也超过4000人,占比近60%。

2、去除胎记的费用与胎记的颜色有关。对于一些轻度色素沉着,经过1-2个疗程的治疗,会恢复得很好!但对于一些重色素沉着,治疗的次数会更多!需要更多的治疗!价格不一样!

这不把你兜下去了嘛。

他其实不需要问别人,他向来主意拿得很定,而且几乎没人能干扰。

“我位于下滑队列的中段,途中既撞到了护栏,也与其他人相撞。”李洋称,自己的手、胳膊、腿、膝盖、头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挫伤、擦伤,事后到医院拍片发现有骨折。

除了2017年底上市的蔚来ES8,小鹏G3、威马EX5、哪吒N01,还有天际汽车ME7、爱驰U5、理想ONE等众多造车新势力的第一款量产车也于2018年集体亮相。

上市当天收盘,小鹏汽车股价收报21.22美元,较发行价大涨41.47%,总市值达到149.60亿美元,远远超过了10亿美元的“标准”。

何小鹏要的,是稳扎稳打每一步,把每一分钱、每一分力气,都用在正确的地方。也许在关键节点上,他曾经放慢了脚步,但那无疑是为了确保方向的正确。

“以前很羡慕俞永福拿到一块,现在总算我也拿了一块”,何小鹏再也不用羡慕自己的老伙计了。

何小鹏爽快接约,但李斌敢这么赌,属实在他意料之外。

综上所述,激光去除胎记的同时可以优化肤质,可以收紧皮肤,淡化毛孔和红血丝。

伤者:下滑速度过快,游客失控发生碰撞

2019年,率先交车的造车新势力每隔几天就会上演几场“事故”,亏损、裁员、起火、车身质量、融不到资、补贴风波……问题层出不穷。

“且每个月驾驶辅助功能使用渗透率达到了 90%,语音助手渗透率达到 97%,这个事情让我非常惊讶。”何小鹏说。

当然,后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第一,这个可能性发生了;第二,他很怪地进去了。

但心系特斯拉的何小鹏不这么认为,直到在深入了解并拆解了一辆特斯拉之后,夏珩才觉醒般地意识到:

UC卖给阿里的第三天,一个讲话时总是神情夸张的美国人在大洋彼岸宣布,特斯拉将对外开放所有专利。那段时间,马斯克的访谈视频从Youtube到B站,铺天盖地,他一如既往地侃侃而谈:

前两次,互联网公司经历了从以网页为基础的PC互联网时代,到以“Apps”诞生为标志的移动互联网时代。

从数据来看,小鹏G3在2019年卖得不错。虽然迟至3、4月才开始大批量交付,但在全年有16000余台的销量。

激光去除胎记的费用大约一般在5000左右,具体的看看病症等等情况,具体影响因素如下所示:

他为家人买了奢华的房子,给自己囤了成箱的茅台,还把几千万的游艇借给了朋友……但这样奢靡的生活,总让何小鹏觉得哪里不对,他在阿里偌大的办公室里坐立难安,且常回忆起自己在UC的创业时代。

此前,在所有的造车新势力里,何小鹏的节奏一直是最快的。最早成立公司,最早拿到工信部产品公告,最早量产车规模成型,最早拿到新能源号牌……比李斌、李想都要快,也都敢干。

UC起家的何小鹏,无疑是互联网人的代表;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曾就职于广汽新能源的夏珩,骨子里则是汽车人的基因,后者一心想造出超越宝马i3的电动汽车,认为这才是汽车技术的巅峰。

互联网造车,有的跟造手机差不多:你可以搭载博世的自动驾驶系统,用大陆的毫米波雷达,法雷奥的摄像头模组……除了车架、车价不同,核心硬件大同小异。

何小鹏到岗一个月后,小鹏汽车首批1.0版本已小规模量产。2018年3月,这款车型顺利通过审查,获得中国造车新势力量产车的首张新能源号牌。

一周后,何小鹏正式加入小鹏汽车,出任公司董事长——他重新出发了。

李洋提供的一则视频显示,滑道出口位置有雨棚,事发后,游客在此处休息,其中有人脸上留有血迹,现场散落着沾血的卫生纸。

激光去除胎记的价格:

目前,新能源车市百家争鸣。有人坚信,未来3-5年新能源的主要市场是2B,也就是卖给企事业单位,或当出租网约车;但何小鹏认为,面对广大消费者才是正确的道路。

此前,小米上市当天股价破发,何慷慨解囊买入1亿美金小米股份,却没有和俞永福一起出现在敲钟现场。为表示感谢,雷军又跑到广州组织了这场派对。在跌进泳池前的一刻,何小鹏正在说:

2014年6月11日,何小鹏把他一手创建的UC优视,以43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阿里巴巴,随即先后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

2019年,小鹏G3通过OTA升级新增了56项功能,并对1732项功能进行了优化,使其不仅实现了自适应巡航(ACC)+ 车道居中辅助(LCC)+打转向灯自动变道等功能,还可通过App远程实现整车OTA——在国内,这还是第一家。

虽然,实现这番畅想的过程曲折而漫长,但小鹏一直在朝着更智能化的方向在走。我们会发现,当今已然上市的三家造车新势力,虽然都在尽量让自己全面发展,但还是各有其侧重点。

从自动驾驶的不断升级,到G3的自动泊车,再到“光摄像头就比特斯拉多6个”的P7,小鹏汽车被媒体定性为“全行业最强辅助驾驶硬件架构、除特斯拉外第二家完全自主建立感知能力的车企”。

但何小鹏“逻辑分明”地说服了妻子:投资人得帮忙不添乱。第一,他们没说一定要用“小鹏汽车”,这只是一个可能性;第二,用了我的名字后,我更应该不会进去,否则就觉得很怪了。

小鹏汽车上市当天,他有感而发表示,自己作为“南派企业家”,会省钱、会干产品,但一开始肯定谈不上有梦想。可雷总告诉他:

2018年广州的一个夜晚,何小鹏不小心跌进了身后的蓝色泳池里。

从最初实现量产,到交付第一款新车,何小鹏用了24个月,直到2018年12月12日,小鹏G3才正式上市。

激光去除胎记是一种非常安全的去除胎记的方法,无需切开,治疗迅速,激光去胎记采用光、热选择原理,当它被治疗时,光和热直接进入受损组织,只会破坏黑色素细胞,这不仅会使黑色素褪色,还会损害周围的正常组织。此外,激光去除胎记还可以优化皮肤,有效收紧皮肤,淡化毛孔和红血丝,这是激光治疗胎记的优势。

但橙子汽车的商标被别人抢注了,换了其他名字情况也一样。团队中就有人问,能不能叫“小鹏汽车”?于是,何小鹏回家请示“领导(妻子)”,领导不同意:

不仅如此,沈晖的威马EX5也在时间上甩开了小鹏G3两个季度。这让小鹏汽车甚至一度被称为“吊车尾”的存在。

“我们是把自动驾驶、车联网跟很多的能力,从软件到硬件的设计全部自研。”这样大费周章,除了保证当下的技术先进,更多还是出于对长期价值的考虑。

那时候,何小鹏最喜欢和俞永福去吃7元快餐,经常吃着吃着旁边就有人小声议论:“这么有钱还吃7块钱的快餐。”后来,两个人转过身,后脑勺朝外脸对着墙,照样吃得津津有味。

据游客李洋回忆,事发前,一行60多人同时在玻璃滑道入口处等待,随后在景区工作人员指挥下开始下滑。“当天上午景区已经下过雨,工作人员对滑道进行了擦拭。后来雨又开始下,导致滑道越来越滑。”

大洋这边儿,那个喜欢折腾的中年人坐不住了,他跑到阿里内部提出建议赶紧加入造车,尽管最终事与愿违,但这没能阻止何小鹏造车的念头。

最终,这支队伍确定以“三电一屏”,作为展开研发的核心方向。

“有可能是算法、功能和数据,是体验、自动驾驶和智能网联,是全新的商业模式和运营理念。”

虽然三家各有优势,但如果业内也认同何小鹏2017年那番产业畅想,那么智能化显然是三种手段中实现此番畅想的最有效手段。

一个互联网人做硬件,也可以很牛逼!

但“土匪”们为什么又抢着去“种地”呢?因为互联网流量红利的时代基本终结,承载流量的智能设备,将成为未来战场上的新王者。

1、这与寻美者的自身胎记大小有关。胎记面积越大,价格就越高。

某种意义上说,2B能更好地赢得一时的销量,让企业过好当下。但特斯拉的所向披靡证明了:2C才是新势力迈向伟大企业的最佳途径。

现场视频显示,涉事玻璃滑道共有两列,每列宽度约一米,顶部和底部是透明玻璃,两侧有铁丝网进行保护。

但是,小鹏G3却不是最早交付的量产车。

8月19日11时30分,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虎谷峡景区内,一处玻璃滑道发生人员碰撞事故,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伤。

这些,何小鹏早就看清了,他造车的终极目标根本不是指望卖车赚钱。

就在各方都快马加鞭希望启动上市推广时,何小鹏却一改往常的快节奏——慢了下来。因为他决定,将第一批产品留给员工,在不同场景下继续搞驾驶测试。他的态度很明确:

2017年末,何小鹏曾对未来汽车展开过一番畅想:15年后,一辆车已经不满足于去哪了,你会希望坐上一辆车的时候,它必须带一份饭给我,然后你就发现交通工具开始冲击美团了。

第三次互联网创业窗口期,现在已经开始了。

“互联网都追求一个事情就是,当用户用了你的手机或者你的汽车,你还能够通过产品的使用收到钱,而且这个钱是合理、合法,他愿意交的……如果一个车有系统、有灵魂、有服务、有数据,将来一辆车一年赚个2000块是完全有可能的。”

景区:愿意赔付伤者的医疗费用

多年前,雷军就跟他投资过的兄弟们约定:谁做出一个1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他就送块一公斤的金砖。

我们这位产品经理,如果在战争年代我一枪把他毙了。

2019年1-11月,小鹏G3以10815辆私人上险数,成为私人购买最多的A级电动车,也是私人上险数最多的新势力车型。

李洋估计,受伤游客的人数可能有几十人,其中包含老人和儿童。

雷总,不用谢我,咱们是兄弟。

消费者绝不应该是我们的首批用户。

不同于李想通过精准的市场定位选择客户,李斌和何小鹏则是通过自己的长板培养用户——蔚来靠服务,小鹏靠的就是智能化了。

2014年1月10日,极客公园大会上,何小鹏公开演讲道:

当下看,没问题。长远看,问题大。比如,硬件更新、软件迭代,服务平台化,线上线下一体化……没有核心技术,怎么可能干得长久?

而这一次,何小鹏认为,创业窗口的关键词是“连接”:1、重建与人的新连接;2、重建与自身产品的新连接。

但是雷军带给何小鹏的,又远不只是钱这么简单。

有人认为,互联网公司有钱,但没有硬件基因。就算做出来了,在产品质量、成本上也乏善可陈。这被媒体形容为“是土匪就都不愿意种地”,意思是,做惯了少投入、轻资产、高回报互联网产业的人,很难适应投入大、周期长、回报不稳定的硬件买卖。

三个月后,何小鹏做了个让所有人吃惊,却又是情理之中的决定。

小鹏汽车上市当晚(8月27日),何小鹏喝得有点懵,接到雷军送来的金砖时,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正是自己期待已久的时刻。

8月20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虎谷峡景区,一位高姓负责人表示,景区方面愿意赔付伤者的医疗费用,并配合调查组,查清事故发生的原因。